“曝光“馬路種黃豆”醜聞不難,查處一兩起類似個案也不難,難的是如何強化輿論監督、群眾監督和公民權利對政府權力的制約,促使地方政府更多在乎群眾的“臉色”,把群眾的監督、評判作為第一尺度。”
    江蘇宿遷市泗洪縣市民最近向媒體舉報,今年上半年當地修好的多條柏油馬路,即將正式通車,卻在夜間被大卡車拉土覆蓋,種上了黃豆。多名泗洪縣市民認為,馬路蓋土很可能是為了應付國土督察。據新華社最新消息,宿遷市委市政府和國土部門,已明確要求泗洪縣立即整改並追究相關人員責任。
  從常理分析,對“馬路種黃豆”事件的調查可以分為兩個層面:其一,馬路蓋土種黃豆的情況是否存在,如果存在,到底是哪些部門和人員所為;其二,這些部門和人員作出如此不堪之事,到底是為了什麼。第一個層面是要查清事實,市民的舉報和媒體的實地採訪,至少已經查清了一半事實,即馬路蓋土種黃豆之事的確存在,但到底是哪些部門和人員所為,有待進一步調查。第二個層面是要查清動機,對此目前尚不能完全確定,但當地市民認為很可能是為了應付中央和上級國土部門的督察,這種推論並非妄自猜測和臆斷,而是有相應的依據和軌跡可循,應當引起足夠的重視。
  多條即將通車的柏油馬路,一夜之間被拉土覆蓋並種上黃豆,不為別的,只為應付國土督察,這種讓人哭笑不得的荒唐故事,在現實中已多次上演,成為“下級欺騙上級、地方敷衍中央”的拿手好戲。如2013年,江蘇南通港閘經濟開發區為逃避國土資源部衛星遙測檢查,在非法建設的場地上刷綠漆、蓋土播種、安裝軍事偽裝網等,將建築工地偽裝成耕地;2012年,山東棗莊市中區西王莊鄉周邊一些非法占用耕地的水泥廠、化工廠,為應付衛星遙感監測,將黃土撒在水泥地面上;2011年,湖北襄陽市雙溝工業園為躲避國土衛星監測,在新修的水泥路被填土鋪薄膜,撒下種子種菜……這一次,江蘇泗洪縣搞出的“馬路蓋土種黃豆”戲法,手法與上述幾個案例如出一轍,其掩蓋違規違法事實、以求矇混過關的動機,可謂昭然若揭。
  一些地方違規占地修建道路、工廠,有的為此動用專門人員大搞強徵強拆,導致政府與百姓之間關係高度緊張,嚴重影響群眾生產生活和社會和諧穩定。群眾以各種形式反擊強徵強拆,有的地方引發激烈的對抗和衝突,有的群眾被迫到上級和中央上訪,甚至釀成不小的群體性事件。不能不說,所有這些很大程度上都緣於地方政府的違規操作和違法行政,地方政府和相關部門要承擔主要責任,但地方政府對此似乎毫不為意,也並不擔心群眾會鬧出什麼事情來,而是一如既往地“笑罵由他笑罵,好官我自為之”。相反,當聽說中央和上級部門要來進行國土督察,地方政府和相關部門立馬變得手足無措,只能搬出“馬路種黃豆”之類拙劣把戲,只求先應付了國土督察這一關。
  一些地方政府對中央和上級部門的檢查、督察高度重視,力求所有環節、細節都不能有一丁點兒差錯,為此不惜鬧出“馬路種黃豆”那樣的醜聞;卻對轄區群眾的疾苦滿不在乎,對群眾的訴求不聞不問,甚至對群眾的舉報、監督也無所畏懼,有的以違規違法手段大興土木、大拆大建,嚴重侵害群眾的合法權益。對上和對下截然不同的兩種態度,對“官”(上級政府和部門)和對“民”形同冰炭的兩副嘴臉,暴露了一些地方政府錯誤的政績觀和群眾觀,也暴露了這些地方存在的嚴重扭曲的政民關係——某些地方政府只在乎上級政府和部門的“臉色”,對於轄區內百姓的監督、評判完全無所謂,因為後者對他們的政績考核起不了什麼作用,對他們頭上的“烏紗帽”更是無能為力。
  泗洪縣“馬路種黃豆”醜聞既已曝光,真相料難繼續掩蓋下去,接下來有關部門當能全面查清事實,依法對有關人員嚴肅問責追究。曝光一兩起“馬路種黃豆”醜聞不難,查處一兩起類似個案也不難,難的是深入推進政治體制改革,如何強化輿論監督、群眾監督和公民權利對政府權力的制約,促使地方政府更多在乎群眾的“臉色”,把群眾的監督、評判作為第一尺度,使嚴重扭曲的地方政民關係回歸正道。
 
(編輯:SN143)
創作者介紹

書展

li43liiar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